400-880-2480 股票代码:002932
中文版 英文版
公司新闻
NEWS
明德生物化学发光项目 | 性激素类
发布时间:2018-12-12   点击:

明德生物性激素类检测项目汇总(化学发光免疫分析法)

  


  △ 性激素(6+1)

  雌二醇(E2)

  雌二醇(E2)是一种含量最多、活性最强的类固醇雌激素,由卵巢滤泡颗粒细胞、黄体及妊娠时胎盘分泌。E2是性腺功能启动的标志,在成年女性中随月经周期呈周期性变化。雌二醇主要是促进子宫内膜转变为增殖期以及促进女性第二性征的发育,在维持女性生殖器官、乳腺、长骨生长以及女性性征等方面起着重要的作用。

  正常早孕中,E2主要由卵巢黄体产生,E2水平的快速上升反映了胎儿胎盘功能单位良好并存活。妊娠期间若出现宫外孕、先兆性流产等情况时,可导致血液中E2水平较正常早孕降低。因此E2可作为早孕、宫外孕、先兆性流产的诊断性指标;E2还可用于诊断鉴别女性是否排卵。正常女性雌激素呈周期性变化,无排卵时激素无周期性变化;E2不仅是评价卵巢功能的重要激素指标,也是青春期启动及诊断性早熟的重要指标,上述两种情况皆由于FSH和LH分泌增高,促使卵巢E2分泌增多。

  当男性机体出现应激性反应(如手术、创伤、剧烈疼痛、肝硬化、心急梗死等危重疾病)时,可能引起机体雌雄激素的生物拮抗作用减弱,雌激素水平升高;男性E2主要由睾丸间质细胞合成分泌,当出现垂体瘤、畸胎瘤、睾丸间质细胞瘤等疾病时可引起E2分泌增多,从而导致男性乳房发育;上述两种情况都可导致血清中E2水平的增高。

  睾酮(TESTO)

  睾酮(TESTO)是一种类固醇荷尔蒙,是人体最主要的活性最强的雄性激素。TESTO在男性主要由睾丸间质细胞分泌。女性雄激素主要来源于卵巢、肾上腺皮质及非内泌组织对激素前体的周围性转化。TESTO可促使男性外生殖器官及第二性征的生长发育,影响精子的生成,具有包括增强性欲、力量、免疫功能、对抗骨质疏松症等功效;另外,TESTO还具有促进蛋白合成、促进骨骼生长、促进肾脏促红细胞生成素的产生,对抗雌激素,维持正常的性功能和精神的性定向等重要生理作用。

  睾酮(TESTO)是由睾丸间质细胞分泌的最主要活性最强的雄性激素,可直观评价睾丸功能状态。前列腺是雄激素依赖器官,睾酮对于正常前列腺上皮的生长尤为重要,在前列腺正常生理及癌变中雄性激素扮演着极为重要的角色。当女性出现卵巢男性化肿瘤时,短期内会出现进行性加重的雄激素过多症状及血清雄激素升高的情况;TESTO也可作为多囊卵巢综合征的疗效评价指标,影响排卵结果;另外,血清中TESTO水平还可用于女性多毛症、高催乳素血症的鉴别诊断及雄激素相关内分泌药物的治疗过程监测。

  下丘脑—垂体功能亢进,促进睾丸和肾上腺 分泌睾酮增加,如腺垂体肿瘤、脑组织增生等;当机体出现甲亢、肝硬化、甲减、严重营养不良等疾病时,会导致性激素结合蛋白数量变化,从而影响血清中睾酮(TESTO)的浓度。

  孕酮(PROG)

  孕酮(PROG)是由卵巢的黄体细胞分泌的一种天然孕激素,在体内对雌激素激发过的子宫内膜有显著形态学影响,是维持妊娠的必需激素。

  孕酮可使经雌激素作用而增生的子宫内膜出现分泌现象,宫颈粘液变得粘稠,还可抑制母体的免疫反应,防止母体将胎儿排出体外造成流产。孕酮是维持妊娠状态所必需的性激素,可直观反映黄体功能,在排卵、黄体功能不全、体外受精-胚胎移植、妊娠期异常、胎盘功能、不孕症等方面具有极高的诊断价值。

  促黄体生成素(LH)

  促黄体生成素(LH)由腺垂体细胞分泌的一种糖蛋白类促性腺激素,由下丘脑产生的一种十肽促性腺激素释放激素控制释放,可促进胆固醇在性腺细胞内转化为性激素。

  LH主要作用于卵巢,其血清高浓度水平可显著促进卵泡的发育成熟,并导致机体FSH的合成和分泌减少、E2增多,使得卵泡发育过程中无优势卵泡及成熟卵泡出现,最终影响排卵,导致不孕、月经失调等情况发生。所以,血清中LH水平可直观判断机体是否排卵及性腺功能是否正常。在男性机体中,正常生理情况下,机体通过“下丘脑-垂体-曲精管轴和下丘脑-垂体-间质细胞轴”的负反馈调节,维持机体性腺功能的相对稳定。任何环节的功能障碍都可导致血清中LH水平发生变化。因此LH是评价男性性腺功能的重要指标。

  促卵泡生成激素(FSH)

  促卵泡生成激素(FSH)是由垂体前叶嗜碱性细胞的分泌的一种糖蛋白激素,由下丘脑产生的一种促性腺激素释放激素控制释放,同时也受卵巢雌性激素E2的反馈调控。在男性机体中,其功能是促进睾丸曲细精管的成熟和精子的生成;在女性机体中,FSH促进卵泡发育和成熟,激活卵泡颗粒细胞内的芳香化酶,并协同促黄体生成素LH促使发育成熟的卵泡分泌雌激素和排卵,参与正常月经的形成。

  FSH可促进卵泡发育成熟,且刺激雌激素的分泌及排卵,血清中FSH的检测可了解检测者脑垂体的分泌功能是否正常,并能间接的掌握下丘脑及卵巢的功能是否异常,从而对女性排卵过程及女性性腺功能的异常及原因做出准确的判断。对男性机体来说,正常生理情况下,机体通过“下丘脑-垂体-曲精管轴和下丘脑-垂体-间质细胞轴”的负反馈调节,维持机体性腺功能的相对稳定。任何环节的功能障碍都可导致血清中LH水平发生变化。所以FSH是男性性腺功能评估的重要指标。

  垂体泌乳素(PRL)

  垂体泌乳素(PRL),又称促乳素或催乳素,是一种由垂体前叶腺嗜酸细胞分泌的蛋白质激素。

  PRL的分泌受下丘脑的双重调节。正常情况下,下丘脑对PRL主要起抑制作用,多巴胺是主要的生理性催乳素抑制素,PRL主要受下丘脑催乳素抑制因子与催乳素释放因子及促甲状腺激素的影响,任何破坏上述平衡的因素都会引起血清催乳素的变化;催乳素的主要生理作用为促进乳腺发育生长,刺激并维持泌乳,另外,PRL还有刺激卵泡LH受体生成的作用,与女性内分泌水平密切相关。当乳腺或泌乳功能出现问题时,PRL的检测可直观反映机体功能异常。

  β-人绒毛促性腺激素(β-HCG)

  人绒毛膜促性腺激素(β-HCG)是由合体滋养细胞合成的糖蛋白激素,其β亚单位与LH/FSH/TSH的氨基酸排列顺序不同,其羧基端最后的24个氨基酸片段为其所特有,具有特异性,因此能更精确地反映HCG在血清中的浓度。

  β-HCG在受精7日后就能在孕妇血清和尿中检测出来,可用于早期妊娠的诊断。β-HCG能促进子宫蜕膜的形成,保证胎儿正常生长发育,其血清水平可以反映胎儿在子宫中的发育情况。血β-HCG水平可作为判断治疗输卵管妊娠成败与否的良好标志物,但在治疗过程中必须结合患者的临床症状、体征做出综合判断。对β-HCG水平进行监测对妊娠滋养细胞疾病的早期诊断、治疗及判断预后具有重要意义。因滋养细胞高度增生,葡萄胎时血清β-HCG水平显著高于相应孕周的正常值。目前国际和国内用于产前筛查的常用方法三联法(AFP/uE3/β-HCG水平检测) 对临床诊断有极高的价值,检查为非侵入性的,在高危妊娠方面显示出了明显的优越性,对提高人口素质有特别重要的意义。妊娠期高血压疾病患者的子宫胎盘血流量减少,绒毛细胞代偿性增生,导致β-HCG水平较同期妊娠水平显著升高,因此β-HCG对妊娠期高血压的诊断也有重要作用。